陈鹤琴:求学清华


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 发布时间:2010-08-13


  张伯苓先生曾经做我们的教务长。他的声音像洪钟,说起话来非常动人。他的体魄魁梧,望之令人油然起敬。他虽然在清华不久,但他的伟大人格,已深深印入我们的脑筋中了。

  我们全体学生所最爱戴的,要推周诒春校长了。周校长办事认真,毫不敷衍。校规不订则已,一订了我们非遵守不可。他常常对我们说:“我不要你们怕我,我要你们怕法律。你们读书,总要研究得透彻,不要马马虎虎,一知半解。你们做事,总要实事求是,脚踏实地,要从小做到大,从低升到高。若是脚没有着实而攀得高高的,那一跌下来,就要跌死的。”周校长处处能以身作则,他不爱名,也不贪利,说起话来总是诚诚恳恳,切切实实。清华校长换了好几位,而养成清华纯洁学风的,就是周校长。凡是在清华读过书的,没有一个不爱戴他。他真是我们的良师呢!

  从上看来,清华的师长不但顾到学生学业的增进,而且能注意到学生人格的培养。周校长一方面以身作则做我们的模范,一方面常常对我们训话,做我们的晨钟暮鼓。所请的美国教师还要在礼拜天开圣经班,教我们怎样求学做人,怎样处世接物。清华学生可称“品学兼优”了,不知现今在国内各界服务的清华学生受之或有愧色否?

  课外活动

  课外活动,周校长是非常热心提倡的。他素来不主张我们读死书。所以我们的课外活动就蓬蓬勃勃油然开展了。甚么辩论会、演说比赛,甚么足球比赛、篮球比赛,甚么化装表演,甚么音乐会,像雨后春笋般产生了。我们毕业的时候,还表演一出《威尼斯商人》呢。

  入清华第二年,我们几个同学创办学校青年会。王正序做会长,我做干事。我们一方面互相砥砺,以身作则来领导同学,皈依真道;一方面实行社会服务,提倡教育,以证明耶稣之博爱精神。

  我自动地在这年做了两桩很有意义的工作:一桩是在校内开了一班校役补习夜校;一桩是在城府办了一个义务小学。清华学校青年会是中国国立学校内第一个青年会,校役补习夜校恐怕是中国学校内第一个校役补习学校。城府的义务小学,恐怕也是中国国立学校学生所创办的第一个义务学校。这两个学校都是我已售创办的。两校的校长也是我一个人兼的。教书我一个人来不及,就请许多同学帮忙。校役夜校有三四十人上课,城府小学也有十几个儿童。还记得后来我要离校赴美之前,有一个夜校的学生,他是学校的理发匠对我说:“陈先生,你要离开我们了,我们觉得很难过,你待我们实在好,我们不能忘记你。你可否赐给我们一张照相,我可以把它挂在墙壁上做纪念。以后别的先生看见了这张相,我可以告诉他们说:‘这酒是当初教我们书的陈先生。’”我听了非常感动。一位理发师傅读了一点书,听了几次讲,就能说出这样有意思的话来。我就满口答应道:“好的!好的!等一下我送过来。”

  他就难处一把旧式的剃头刀送给我,说道:“这把刀剃起胡子来比外国刀来得快,每次你用它的时候,也可以想到我们呢!”我得了这样一个纪念品,比一个奖章还要来得宝贵。后来我把我的照相送给他,他把照相挂在理发室里的墙壁上,一直挂到他离开清华。数年之后,清华同学一看见我,就能认识我是陈某呢!这可见那位师傅之忠于信守,勤于宣传了。

  说到义务小学,我也着实感到愉快的。一九三七年“七七”前一天,中华儿童教育社在清华举行第七届年会,我系该会创办人兼理事长,同几百位社员从南方赶到那里。我就乘此机会探听探听当初我所创办的义务小学的情形。据该校校长说:“这个义务小学现在有很好的校舍,学生有几百,经费由清华教职员供给。”我听了非常高兴。二十三年前手创的一个义小,居然能发荣滋长,成为一个有规模、有基础的正式小学。当年一点心血确实没有白化呢!令我最惊喜的就是在清华开会期间,我到饭堂里去吃饭,一个厨房老师傅看见我,非常高兴,道:“你不是陈先生吗?”二十三年后,他竟然还记得我呢!
1   2   3      4   5   第3页,共5页    前往该页

推荐文章
方显廷:从学徒工到耶鲁博士再到南开教...
青浦区朱家角中学吴炳云老师——用心教...
忆念巴金为“作文选”题字:柔中藏刚一...
教育研究的叙事浪潮——对话丁钢教授
张伯苓:强我华夏,体育为先
欧洲彗星探测器将观测斯坦斯小行星
柳宗元《溪居》赏析
简述近代文学流程
幼儿园办庙会老师当小贩 让孩子了解传...
《格萨尔》艺人图登君乃:斯人已去 史...


 
 
Copyright © 2009-2012 根源网.中国 沪ICP备09045683号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